一朵老月亮

原来不是每个星期五都是幸运日的🙃


非常抱歉,时隔已久,居然以这样的方式与大家见面

努力了那么久的高考,一定要去啊❤


居然是沉柒:

在写下这段内容之前,我纠结了很久,究竟要不要求助于lofter上的大家。


因为我知道,对于现在的我而言,这份人情,我无论如何都还不起。


更何况,身为一个并不合格的同人文手,在迟迟不更新的如今,突然发这样一条博客,这样与蹭粉圈钱搭边的行为看起来实在太过恶劣。但是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找不到其他办法了,我只能这样做了。


如果可以的话,请听听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吧。


 


 


 


 


我有一位仙女朋友。


他不久前才过完十七岁的生日,是个十足可爱的男孩子,和我坐过一个学期的同桌。他身高178,每天自称仙女,三观特别正,和我非常合得来。他经常花大价钱去买那些仔细对照着成分表筛选过的水乳,活得比女孩子还要精致许多。


他学习很棒。在高三十一班这样的普通班里,升入高三后最好的成绩是五百八十八分,位居我校排名前百,超过了许多实验班的同学。


但是我知道,这五百八十八分,是他用命换来的。


晚上十二点,我在刷抖音,他在做习题。凌晨四点,我在睡觉,他在背课文。早晨七点,我在吃早饭,他在整理错题。


他何止是熬夜,他是通宵,是不眠不休,是点灯熬油。


坐同桌那会儿,他上课总是犯困,我叫不醒他,他就自己拿着书去后面站着听课。偶尔还会站着睡着,书本脱手掉了一地,紧紧抓着课间十分钟补个觉,下一节课继续玩儿命地听。


他不吃早饭,有时候为了节约零花钱,连午饭也不吃。但凡和我们一起吃饭,总是要点上一份大麻大辣,那红火一片的颜色我们看都不敢多看两眼,他却能吃得津津有味。


就算事后会胃里火烧火燎地疼,他也从来不跟我们抱怨什么。


他明明已经超过了许多人,超过了曾经瞧不起他的同学,超过了高一时那个位居下游的自己。


可他仍然觉得这样不够。


我劝他说,小林呀,你这样不行,这么熬下去,你迟早会出大问题的。


而他那时只是笑了笑,写着笔记的动作一顿,像是犹豫着措辞,片刻后才回答我说,那我能怎么办呢?


我家里还有个亲弟弟,才刚上小学,正是需要钱的时候,家里可没有闲钱供我再去复读一年。我这么垃圾,如果不比别人拼命的话,只会越来越垃圾吧。


说这话的时候,他已经被查出了胆结石快三年。


而我做梦都没有想到, 那时候无意间脱口的一句话,居然在不久后的如今一语成谶。


 


当他一个星期前来找我时,我还没有意识到任何不对。


他说,柒仙女啊,你快过生日了,去唱歌怎么样?


你认真的吗。我对他开玩笑,我生日可是中秋节,全城都有最低消费,唱一下午会破产的哦?


没事儿啊。


他说,“你过生日嘛。过生日就要开心点。”


 


当天晚上,他在家里昏倒,被送进了市医院抢救。


那时的我就像个傻逼,十足十的傻逼。他恢复意识后,我问他感觉如何,他只说自己睡不着,口干,没力气。我还天真地问他,这样啊,你感冒了吗?是不是要去挂水啊?


我以为他第二天就能恢复如初,以为第二天就能踏着大病初愈后有些拖沓的步伐,推开教室的大门对我们说,嗨,我回来啦。


毕竟他是那样坚强,无论因为什么原因,都不想耽误自己的课程。


 


可在那之后,他再也没有回复过我。


 


第二天一早,班主任对我们说,他暂时昏迷不醒、没有意识,昨晚被送去了长春吉大一院ICU,也就是所谓的重症监护室。


嗡地一下,我的脑袋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忽然炸开,碎片狠狠地扎入泪腺,眼泪断了线似的不受控制地落下去。


明明是那么好的一个男孩子。


那么好、那么阳光、那么善良可爱。


那么优秀的一个男孩子,怎么说倒下就倒下了呢。


他是那样在乎自己的外表,那么在乎自己那张脸看起来有没有瑕疵,现在却因为输液,脸颊乃至于胳膊都肿得不像样子。


他那么不想给家里添麻烦,那么想要为家里减轻负担,却因为一场大病,让家里所有人为他流泪为他担忧。


他心里该有多难过啊。


急性心肌炎,急性肾衰竭,胰腺炎。


那些我想都不敢想、从来未曾了解过的病症,一瞬间全压在了他的头上。


我联系了他妈妈,跟他妈妈打电话的时候,我们一直在哭。她呜呜咽咽地对我说,会好的,很快就会好的,辛苦你们这么帮忙,谢谢,真的谢谢。


我哭得连话都说不清,只能模模糊糊地安慰她,阿姨你别哭,别哭了,小林那么好、那么善良,老天不会带他走的。


我甚至前一天还在想着,过生日时的蛋糕上要樱桃还是蓝莓,现在就有一张张照片戳在我眼底告诉我,看啊,沉柒,那个活泼的、阳光的男孩子,现在浑身都插满了管子躺在病床上,一天天地衰弱下去。


没有肾源,无法换肾,只好用一天一万块的输液吊着他的命、他妈妈前些日子发起了筹款,我人微言轻,在微信里求爷爷告奶奶,只换来了一两个应答。


并不是说心如死灰,毕竟捐款者回事,是人情不是本分,只是在这一刻我才意识到,我是有多么无力。


就算我再多拿出一千块甚至五千来捐款,也还是杯水车薪。


目标额度是三十万,但我知道,要治疗他,远远不止这个价钱。


真的很对不起,罗嗦了这么久,还是希望大家能够帮帮他。他对我而言意义非凡,对我而言太过重要,无论如何,我都不想失去他。


我知道大多数人都是学生,大家都没有收入来源,我不求捐款,只求大家能多多帮忙转发,人多力量大,这份人情我无以为报,只能竭尽我所能感谢你们的帮助。


 


链接在这里:轻松筹


 


我想尽了所有我能想到的办法。求求你。小林,求求你。


千万别放弃。


求求你,快点回来吧。

修得玉颜色

愿他们好

  来东河乡的第四天,在采访村民的过程里,我发现这个地方有种诡异的和谐。

  走在东河乡街上,有养着萨摩耶的小院背靠着装潢精致的洋房;有涂成黄色的院墙围着彩色的屋顶;但更多的是染成土黄的白墙勾着青瓦,洞开的木门里堆积着各色杂物;间有颓圮的土墙装着逼仄的木床。这里有带着金耳环,笑如春风牡丹的妇人;有穿着运动鞋,外套帽子盖过头顶蹲着玩手机的少年;有披着长发,穿着裙子甜甜的叫老师好的小姑娘;也有拖着鼻涕,不知名的黑色爬在脸、手、腿衣服上但是眼睛亮得惊人的孩子;还有脸上长着深沟浅壑,听不懂普通话,遇见我们就抱着手臂无措笑着老爷爷。这里有整日喝酒的汉子,这里有劳作压弯背脊的老妇。这里卖着25元一双的运动鞋,但是小姑娘看了又看,摸了又摸,捏了捏裤子的荷包还是放下,给弟弟买了块一元五角的雪糕。这里长着各类蘑菇,口袋配上手杖,和着清晨的两小时,老奶奶笑眯了眼比出三根手指,“卖了三块钱咧!”

  这里到处都是笑,孩子的笑,少年的笑,阿姨的笑,奶奶的笑,爷爷的笑。无论是住土坯房、平房还是楼房,“日子越来越好了!”都是他们说得最多的话。可是看着他们洋溢的幸福,我开始不可遏制的心酸。到底是从怎样的黑暗里走出来才能对如今依旧艰难的日子充满着发自肺腑的感激。

“政府把路修通了,马路好走啊!现在下山比以前方便太多了!”我对村民口中修通了的“马路”记忆犹新。我来的时候,从西昌市到东河乡坐了两个小时左右的车,除了进入东河乡路标之后是狭窄的水泥路,之前都是土路。车辆驶过带起浓黄色的尘土,凹凸不平的路面带起队员上上下下的起伏,一个急转弯接着一个长长的上坡路,到达东河乡的时候,队员们一个个面如金纸,几个女孩子低头呕吐。可就是这样的路,村民提及的时候已经深感欣慰。

  “过上好日子”在村里的一面墙上写着这样的标语,朴素而踏实,我不知道他们的好日子是什么样子,只希望他们得偿所愿。


“悲歌当泣,远望当归”


致王先生

你的眼睛住着潮汐

起起伏伏我的情绪

你的嘴角藏着月亮

阴晴圆缺我的心事

你的胡子种着菩提

一茬一茬收获我的欢喜


你的足迹,曲曲折折

曲曲折折倒进我的梦里


你皱着眉头坐进教室

我笑弯眼睛摘下蛙鸣

你大步流星闯进沙粱

我慢条斯理埋下种子

你望着长城铭记

我泡着江水失忆


你的名字,我的秘密

你的坐标,我的目的地

别说你我毫无关系

你遇的每场雨都是长信

滴滴答答写着喜欢你


听到enya的amarantine的结束的悠长调音的时候,阳光照在我的本子是越来越亮,笔记本上正在写的字是“两都”,“赋”写完的时候,觉得今天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普通人的琐碎幸福#


   拍去图书馆的路上遇见一个叔叔,浅粉色衬衣装着小肚子扎进西装裤里,白色的袜子套进干干净净的黑皮鞋。一只浅黄色的胖狗狗摇着尾巴绕着他的脚走,叔叔走了几步,无可奈何的蹲下来,前前后后的摸着狗狗的头,摸着摸着笑了起来。嘴里发出“多多”的声音,狗狗抬爪子要来搭叔叔的胳膊,叔叔把爪子拿开,狗狗又搭上来。狗狗和叔叔都开开心心的样子。

   怎么说呢,太阳出来了,风也很温柔。


我总不能阻止他奔向比我更好的人吧


网易云看见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像渣女